少年自幼多磨难,13岁竟产生轻生念头

“我还不如去死!”说这句话的,竟然是一位年仅13岁的少年,他到底经历了什么,小小年纪竟会萌发轻生的念头呢?

在2017年7月举行的“闪亮黄皮肤”白癜风慈善助医基金发放现场,我们再次见到了这位少年,他是来领取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为其提供的5000元慈善助医基金的,在发放现场,小宇为我们分享了他坎坷的童年经历……

★★★ 2017年“闪亮黄皮肤”白癜风慈善救助案例 ★★★

少年腿疾刚好白斑又袭,一度让他灰心丧气

原来,这位少年,叫小宇(化名),来自山西省长治市武乡县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,父母以务农为生,并且依靠家中的几亩田地,来养活他和正在读高中的姐姐。小宇从出生后的第20天开始,父母就发现他患有先天性脊椎膨出,因为脊椎膨出,也影响了他的神经系统和免疫功能。

八岁那年,小宇参加校园田径比赛时意外摔倒,导致患上腿部神经衰退的疾病,而这场疾病整整医治了四年,也几乎花光了家里的老底,甚至还欠下了债。好不容易治好了腿上的疾病,不料,次年又发现胸部出现一块白斑。 这接二连三的疾病,令小宇觉得人生黯淡无光,从此变得灰心丧气,沉默寡言。父母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决心要为孩子治好白癜风。

患者正在接受肩部白斑熏蒸治疗
患者左右肩部上的白斑症状图
当地医生含糊其辞,让父亲对治疗心生忐忑

一开始,父亲带小宇去的是长治的一家医院,好不容易四处筹借够了医疗费,但儿子的病情却没有得到丝毫的控制,反而还有加重迹象。看着胸部的白斑一天天扩散到了肩膀,胳膊,命途多舛的小宇,再也忍受不了病痛的百般折磨了,所以才绝望地说出了“我还不如去死”的话语。

看到这种情况,父亲非常着急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不停地询问当时的主诊大夫,儿子的白癜风到底能不能治好,而大夫总是含糊说辞,给不出一个明确的答复,这令父亲心里更加忐忑不安,于是决定换家医院。最后在小宇三叔的建议下,来到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。

张主任的耐心讲解,让父亲疑虑慢慢消失

为小宇接诊的是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七诊室的张主任。张主任通过详细检查,最终根据小宇的病情,制定了一套针对性的治疗方案。这时小宇的父亲迟疑了,因为上次惨痛的就诊经历,让小宇的父亲心有余悸。他生怕这次跟上次在长治一样,钱花了病情却丝毫没有好转,所以他心中有很多疑虑。

听了父亲的讲述,张主任明白也理解父亲的担忧,于是耐心地向父亲分析了小宇的病情,并详细讲述了每个治疗阶段所能达到的效果,同时还向父亲展示了曾经的一些相似治疗病例。父亲听了张主任细致、严谨、科学的分析,看了这些成功的治疗病例后,心中的疑虑也慢慢消失了,决定马上接受治疗。

通过一段时间的,小宇身上的白癜风由最初的整个右胳膊、右胸部和右肩膀三大片白斑,慢慢好转到只剩下右肩膀、右胳膊上端的一部分和胸部零散几处。(右图是治疗一段时间后患者在wood灯下的检测图)

张主任正在为小宇父亲分析病情
患者正在接受药浴熏蒸治疗
回家上学还是继续治疗,让父亲陷入两难

虽然在我们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的治疗很有效果。然而,小宇父亲又遇到了两难选择:孩子要上学,白斑也得治,到底是该让儿子回去上学呢?还是耽误上学继续住院治疗呢?父亲犯了难。最后考虑到患者的情况,张主任调整了治疗方案,让孩子带药回家调理,同时配合家用光疗仪辅助治疗,这样既不耽误小宇上学,也能继续接受治疗。

无奈经济窘困,父母再次陷入绝境

为了让白斑恢复的更快,张主任决定对剩余的白斑进行黑色素种植。这下可又愁坏了父亲,因为家庭经济本来就很困难,早期给儿子看腿疾,已经让家里负债累累,再加上治疗过程中的长途路费和日常生活开销,实在拿不出钱继续接受治疗了,但眼看儿子的白癜风就要痊愈了,如果这时候放弃又觉得不甘心。小宇父亲向张主任诉说了自己的无奈。

当时,2017年“闪亮黄皮肤”白癜风慈善助医基金项目已经启动,张主任得知这一特殊情况后,立马为小宇申请了这笔慈善助医基金。

患者正在接受针灸治疗
7月1日,小宇获得5000元治疗援助
慈善救助伸援手,小少年枯木逢春

2017年7月1日,闪亮黄皮肤·白癜风慈善助医基金进行现场发放,最终小宇获得了5000元的治疗援助,这对走投无路的小宇父子来说,真是雪中送炭。这笔基金的到来,再次燃起了小宇康复的希望。

随着自己白癜风病情的好转,小宇的心情也逐渐乐观起来,再也没有了轻生的念头,而且总是积极地配合着医生的治疗。古人言:人生自古多艰难, 苦尽甘来终有日。我们也衷心希望小宇能勇敢面对疾病,早日实现康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