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白斑被误诊,年轻妈妈悔青了肠子

“我不住院,我不住院,我不住院” 2017年6月10日10时,我相信凡是在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的人,大概都听到了医院大厅里响起的阵阵哭喊声,而这个声音来自于一名叫月月的8岁小女孩,而在她身后有一位泣不成声的年轻母亲双臂搂着她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2017年7月1日上午,在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举行的“闪亮黄皮肤”白癜风慈善助医基金发放现场,小女孩母亲为我们讲述了这一故事的原委……

★★★ 幼儿命运多舛 ★★★ 病魔接踵而至 ★★★

自幼患眼疾,为看病花光积蓄

小月月来自吕梁市的孝义,因为家境不富裕,月月在四岁的时候,便跟随父母来到了古交市。月月还有一位比她年长7岁的哥哥,一家四口,仅靠月月父亲一个月2000多的微薄收入来生活,虽然日子贫苦,但过得还算美满。

然而,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,一年前年仅7岁的月月,因为爱看电视,而患上了眼睛抽动症。父母为了给孩子治病,不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还欠了外债。不过幸运的是月月的抽动症得到了缓和。

冀慧霞主任正在为小月月查看病情
小月月背上出现一片又一片的白斑
眼疾刚平息,白斑又来袭

然而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小月月的抽动症刚刚得到缓和,却又有白斑来袭。今年3月,母亲在为月月洗澡时发现右胸有白斑出现,于是就去一家公立医院进行治疗,说是“色素减退症”,还开了些外用药让涂抹,结果白斑不但没控制住,反而有所扩散。6月10日,母亲带小月月来我院求诊,结果确诊是白癜风,正处于发展期,病情尚不乐观,需住院治疗。

闻住院女儿恐惧,哭闹声刺痛母心

尽管月月年龄还小,只有八岁,但命运多舛的她很清楚的明白,如果住院就意味着她不能再跟小伙伴们跳舞,不能在公园玩“珍珠小姐”的游戏·····所以,当听到冀主任说住院治疗时,便嘶吼着、哭闹着、奔跑着,想要凭着自己幼小的力量冲破命运。母亲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她何尝不明白小月月不愿住院的心情,但月月母亲的心情又能好到哪里去?多日的奔波早已使他们不堪重负,生活的压力和内心的痛苦令他们心力交瘁。

冀主任查看患者胳膊上的白斑恢复情况

★★★ 父亲四处奔波 ★★★ 母亲终日不寐 ★★★

小月月的父亲作为家里的顶梁柱,面对如此的经济困境,除了日夜兼程的工作外,便是四处奔波为小月月筹借治疗费。为了节省时间,为了节约路费,每天对女儿的关怀,也只能止步于电话。

小月月的母亲说:“自从女儿得了白癜风,我几乎每晚都难以入睡,睁眼到天亮,因为我心里好悔、好乱、好怕……”

悔 —— 后悔当初乱用药

月月的母亲每晚都在悔恨,后悔当初没选对医院,还乱用药,致使白斑不断扩散。如果能早点带月月来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治疗,也不至于让孩子的白斑由一开始的右胸一处扩散到如今的背部、前臂等多处。

小月月母亲呆坐一旁,心乱如麻
冀慧霞主任正在耐心地开导着患者母亲
乱 —— 心烦没钱治疗

生活的压力本就使这个拮据的家庭举步维艰了,再加上女儿的两次大病,使得本就经济脆弱的家庭,更是雪上加霜。为了给女儿筹集治疗费,一家人早已心乱如麻,乱成了一锅粥。

怕 —— 害怕治疗无效

月月的母亲明白,白癜风是一种顽固性皮肤疾病。而女儿的白癜风还在发展,所以治疗周期长,治疗难度大。因此她一直害怕女儿的白癜风治不好。更害怕她们有一天会无法支付得起医疗费。

★★★ 遇良医雪中送炭 ★★★ 获援助枯木逢春 ★★★

幸遇良医,白斑渐有好转

还好天无绝人之路,在小月月母女来院就诊的第二天,冀主任就了解到了月月的家庭情况,并主动为月月申请了白癜风慈善基金的救助。同时,还时不时的开解小月月的母亲,让她不要过度忧虑。

针对月月的病情,冀主任对她采取了蒺藜消白丸调理+308准分子激光照射的综合治疗。经过几个疗程的治疗,月月的背部、右胸和右臂处的白斑,由最开始的白色片状渐渐好转为红色块状,同时小月月也由最初的拒绝住院、任性哭闹,变得配合治疗,还亲切的称冀主任为奶奶。

治疗14天后,白斑部位逐渐发红
7月1日,小月月获得5000元的治疗援助
喜获援助,久旱又逢甘霖

2017年7月1日,有太原市慈善总会和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联合发起的“闪亮黄皮肤”白癜风慈善助医基金进行现场发放,小月月最终获得了5000元的救助基金。这笔基金对于小月月家来说,犹如雪中送炭。

看到女儿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,而且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还帮助她解决了部分治疗费用。小月月母亲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母亲表示:就算砸锅卖铁,也会坚强的陪着女儿抗白到底,让女儿早日健康地重返校园。